经纬纵横,另辟蹊径

跨国界流动与各种形式的漂泊流徙,塑造了二十和二十一世纪艺术创作和艺术社群的观念。这次放映活动是为呼应「对位变奏:野口勇之于傅丹」展览,并对之提出另一种独特解读,选取了一群敏于体察所处环境、关心自身境况的艺术创作者的作品,借以领略他们那些互相交织的启发和意念。 「M+放映:存于世界,形于世界」选映作品的艺术家和电影人,其创作动力往往源自艺术、社会、政治和历史,而来自这些因素的影响力,塑造了他们自身或所属社群的处境。这些电影可以说是集体的生产活动,反映其创作者全都倾力要于这个世界接触连系,成为其一部分,并渴望以饶富深意的方式把世界融入作品之中。长久以来,艺术和电影创作都是个人活动,而今次选映的作品中可见创作人对于与世界连系的热切渴望,这在今天看来是再合时不过。因为这些作品促使我们反观自省,思索自己在今天互连互通的社群中的境遇,我们既可理所当然地旁观,也可以成为推动变革的能动者。艺术创作与艺术社群命运相连,彼此相辅相成,借以更准确反映出当代人的集体身分。

这次我们以广采博纳、不拘一格的方式选片,包含电影史上表达手法至为新颖有趣的作品。当中电影大师沙治・爱森斯坦、萨耶哲・雷、积葵・大地、敕使河原宏、黑泽明等的作品,都是创作于他们各自创作生涯的重要时刻,或令其技艺更炉火纯青(爱森斯坦在墨西哥革命后于当地拍摄史诗式巨制的计划);或把电影的文化表达方式加以提炼,继而用于另一个国度的另一种媒介(萨耶哲・雷的电视电影作品《他们俩:一则电影寓言》);或利用设计和技巧,提出精辟角度来观照战后世界(积葵・大地《我的舅舅》中的激进音效设计);或质疑传统并创造新的电影风格(敕使河原宏的「纪实式奇幻作品」《陷阱》,标志着他停止拍摄日本传统工艺的纪录片而另觅新途);或颠覆惯用手法,另辟蹊径去评议世态。 (黑泽明在《丑闻》中采用法庭剧形式来探讨他眼中的道德沦丧)。这些作品无不显示我们可以利用固有电影形式中的故事与影像,使之升华而超越惯常的娱乐层次,成为另一种探讨人生世态的形式。

这次放映活动中多部作品都运用了真实元素,例如《浪潮》中墨西哥渔民的凄凉处境,《耳石之三》中萨耶哲・雷未竟完成的杰作,还有《曼赞纳》中战时被拘禁的经历,而这些真实元素同时被以各种方式所吸纳、挪用和摆布。 《野口勇的视觉变奏》和《梦见村上春树》利用另一位艺术家的创作为养分,孕育出各种诠释和实验方式,透过电影制作将一种艺术现实加以转化。相较之下,《回归之旅》则以个人经历为中心,仿佛要从电影制作当中精炼出一种独特的展演性质。这些论文式电影或纪实剧情片,无论是为了造福社会,还是想号召人们行动,或者为探讨影像制作之本质,它们无不都重塑了构成现实的元素,并诘问现实的轮廓。

最后,这次放映节目亦呈现了电影人与广大艺术社群的各种连系,展示跨界别实践是如何因机缘巧合或长期合作而达致。从这些电影中可见现代主义摄影师与荷里活导演(《浪潮》的保罗・史川德和佛烈・辛尼曼)、舞者与画家(《旋转路桥》的沙莉・卡拉克和《野口勇的视觉变奏》的玛丽・曼肯)、作家与翻译(《梦见村上春树》的Mette Holm),还有编舞家兼舞者与艺术家(《夜之旅》的玛莎・葛兰姆和野口勇)之间的协作成果,令我们再次想起:艺术家之间的关系犹如一条关键的脉络。贯穿整个反映我们所处世界的艺术作品的体系。但愿这些作品能鼓舞我们向外探索,放眼于自身以外的领域,再次接触种种重要观念,恣意想像各种可能的未来,以超乎语言和传统的方式连系契合,从而达到存于世界,形于世界。

江千慧
M+流动影像副策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