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嘉辉的赈灾专辑世界巡回演」是继香港参与第57 届威尼斯双年展后举行的后续展览;杨嘉辉为威尼斯双年展创作了一系列全新作品,重新审视曾经风行一时为善举而灌录「赈灾单曲」的现象。自八十年代初以来,赈灾单曲一直被用来为世界各地天灾、饥荒、纪念活动、医疗和社会福利筹集善款。赈灾歌曲本身自成一种音乐类型,典型特色是励志激昂,充满振奋人心的积极信息。一众名人的参与成为播放率的保证,令这些歌曲登上流行歌曲排行榜的榜首,并带来商业上的成功。

八十年代赈灾单曲的成功是一个全球性现象,在我们的脑海中留下深刻印象。 2014 年,Bob Geldof联同多位歌手重新灌录八十年代慈善名曲《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为西非各国对抗伊波拉疫情筹款。身为音乐人和作曲家,杨嘉辉并不认同这种重新灌录慈善金曲的做法,它听起来与三十年前的旧作如出一辙,音乐录像中的激昂演出,也令人想起原有版本。整件事予他一种强烈的「不合时宜」、「过时」的感觉,促使他开始探索制作赈灾歌曲所衍生之问题及概念。他为威尼斯双年展创作了一系列意涵丰富的作品,并在这次香港的展览加入新的元素,为观众提供更详尽的背景脉络,营造更全面的体验。

这个展览犹如一张在空间中展开的音乐专辑。相连的房间中展出不同类型的作品,各具特色。杨嘉辉刻意重构经典赈灾单曲《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1984年)、 《We Are the World》(1985 年)以及广东话版的《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1991 年),透过旧曲新用和创意误读,创作出一系列物件、表演和声音装置,组成一种独特的视听体验。

由展馆首两个房间组成的《Palazzo Gundane (homage to the myth-maker who fell to earth)》,是一件录像和声音装置作品,其出发点源于艺术家在网上发现的一则假新闻,有关一位名为Boomtown Gundane 的南非音乐家创作了一首慈善单曲《Yes We Do》回应《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的故事。这项充满讽刺意味的音乐行动本可为发展中国家发出期待已久的声音,质疑西方国家热心慈善的形象。杨嘉辉决意将错就错,令传说成真,创作这首歌并重现传说中的世界巡回演唱会。在杨嘉辉重塑的这个虚构故事里, Boomtown Gundane 是在石油小镇当矿工维生的音乐人,热爱爵士乐和圣诞歌曲,并且是二十世纪初荷李活西部电影中最经典的牛仔明星Tom Mix的忠实影迷。

踏入为往后的内容作铺垫的前厅,迎面而来是一尊陈列于玻璃橱柜内的巨大雕像。它是一件「数码拼贴」的作品,由各种截然不同的元素构成,包括翅膀快要融化在地上的展翅胜利女神、毕达哥拉斯和列根的半身像,以及军号与太空站的混合体。这尊状如奖杯的巨大雕塑,是Boomtown Gundane 那首不曾存在的歌曲的视觉宣传品。这个为展览拉开序幕的奇怪组合,结合各种围绕慈善单曲这个主题但乍看之下互不相干的来源和概念,反映出艺术家研究之广泛。八十年代是赈灾单曲盛极一时的年代,列根正是当时推动市场主导型社会和倡导私有化及放宽管制(现称「新自由主义」)的主要政治领袖。毕达哥拉斯则是用来指涉无声源的声音,即只闻其声而不见声源;据说毕达哥拉斯躲在布帘后面授课,用意是要学生专心聆听。杨嘉辉通过混合各种物件、声音、录像、虚构的叙事和个人自身的经历,塑造出假新闻主角Boomtown Gundane 的具体形象。在隔壁围着布帘的房间内放映的虚幻音乐录像,摄于邻近美加边境曾经繁荣一时的北达科他州石油小镇威利斯顿;房间内精心布置的家具摆设,展现出这位虚构人物的生平和喜好。与此同时,一台电视机正在播放一部取材自《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原作唱片封套的动画,片中一名男孩和一名女孩,在没有观众的情况下,漫无目的地不停跳舞,甚至尝试表演魔法。然而,不管他们多么努力,一切都是徒劳无功,仿佛就是他们抱负落空的写照。

下一道门廊带引观众进入艺术家挪用另一首经典慈善歌曲的创作。在这件名为《We Are the World, as performed by the Hong Kong Federation of Trade Unions Choir》的作品里,工联会群声合唱团以「消音」方式演唱Michael Jackson 和Lionel Richie 的名曲《We Are the World》。 「 消音表演」要求表演者竭力压抑「发声」的部分,而所付出的精力与普通表演毫无二致,以便突出隐藏在底层的声音。杨嘉辉特别挑选工联会群声合唱团重新演绎这首名曲。虽然此举本身带有颠覆意味,但鉴于工联会的历史,这首歌曲特殊的音质反而予人一份温柔细腻的感觉。

穿过毗邻的玻璃门,我们便会进入一间录音室,里面有两件作品。 《Lullaby (World Music)》是录像作品,艺术家的演绎是取材自香港人观看慈善筹款电视节目时致电捐款这悠久的传统。每当收到来电捐款,电视萤幕下方便会飞快地滚动播放出捐款人的姓名和捐款金额。对香港人来说,为响应1991年华东水灾赈灾而改编自Simon & Garfunkel 作品《Bridge Over Troubled Water》的《滔滔千里心》,是本地极具代表性的慈善歌曲。此录像摄于中港水域交界,艺术家背对镜头,凝望远方的灯塔,凭歌寄意,表达两地既远且近的紧张关系。昔日中国的天灾每每唤起香港人同舟共济的精神,这首歌可算是对一个逝去年代的总结。

在离开这个空间之前,我们会看见一座自动演奏的钢琴《Carillon》,与前一个房间里的合唱团消音表演遥相呼应。引人注目的是钢琴自动演奏的动作,以及从行动过渡到声音的能量变化。

位于中庭的霓虹灯装置《Risers》上的字句「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出自毛泽东的著名讲话。有别于室内的作品为观众提供的聆听体验,这件「无声而有言」的作品特意为观众提供歇息的空间,暂别声音的感觉,但却再次提醒我们初衷和最终结果之间的落差。它邀请观众思考和重新发现过去与当下的连系,以及对未来的抱负。

「杨嘉辉的赈灾专辑世界巡回演」的创作起点始于艺术家的好奇心,试图透过创作去深入了解那些看似有误、令他感到困扰的事情。杨嘉辉的创作经过严谨详尽的研究,他对课题的重新诠释,促使我们思索、重新想像和审视我们的过去及现在的生活方式。它所呈现的也许只是拼图的一角,未必可以达致任何结果或结论。我们希望观者能因此而受到启发,展开研究之旅去寻觅自己的拼图中缺失的板块。

郭瑛
客席策展人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