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复经典 再现眼前

电影早在默片时代,已有「第七艺术」之称,战后不久更进入了西方学术的殿堂,与其他艺术形式平起平坐。但在一般大众心目中,电影仍不过是一种普及媒介,或娱乐工业的一部分。制作人及发行商也大多是生意人,在影片的商业价值随时间推移变得所余无几时,更对好好保存其拷贝掉以轻心。偏偏电影菲林十分容易损坏和变质(如褪色),专业的片库需要严格的温度及湿度控制,香港炎热潮湿的气候当然对此十分不利。

香港电影战后的产量为两岸三地之冠,电影资料馆却是最迟成立,但也对挽救和保存濒临失传的影片作出了重大的贡献。然而受经费所限,近三十年来全球愈来愈重视的电影修复工作,在香港的进展却相对缓慢。随着数码修复技术的进步、修复成本的降低,愈来愈多公司借修复之名再版发行光碟(DVD及Blu-ray)图利,但其中不少只是把菲林或母带数码化,不算严格意义上的修复。

台湾的国家电影中心却充分利用数码化的潮流,早在六年前已开展「台湾电影数位修复计画」,三年前更确定每年修复至少六部影片,包括经典华语剧情片及重要的新闻纪录片,至今成绩斐然。 「M+ 放映:修复影像在台湾」精选近年修复的五部长片、三部短片及三段新闻片放映,可见其修复的对象不拘一格。从百年前的默片到大师经典作,从国语片到台语片,从剧情片到纪录片,六个放映节目展示了电影是何其丰富多元的文化遗产,而修复又对保存和推广电影文化有举足轻重的意义。

此次放映同时是光华新闻文化中心主办的「台湾月」节目之一,《空山灵雨》(1979)修复版的首场放映也是其开幕节目。胡金铨导演的多部经典作如《龙门客栈》和《侠女》近年陆续修复,《空山灵雨》何日修复早已令人望穿秋水,它亦是国家电影中心第一部自主修复的剧情长片。台语片在香港放映的机会少之又少,《丈夫的秘密》(1960)技艺之圆熟使人大开眼界。潘垒虽曾两度来港效力邵氏,不少佳作至今知者已不多,他早期在台拍的《台风》(1962)更是难得的珍品,文艺水平远超其后出现的「健康写实主义」国语片。

这回放映的两部默片,更是国家电影中心硕果仅存的珍藏。 《恋爱与义务》(1931)是阮玲玉演艺生涯中巅峰时期的杰作,从散佚、出土到人人惊艳的过程,堪称传奇。 《经过中国》(1916)是1910年代布洛斯基在中国拍摄的纪录片,有至今为止最早以菲林记录下来的中国影像。是次特邀台湾电子音乐家黄凯宇来港为两场放映作现场配乐,当可令人耳目一新。

非剧情片方面,还有台湾导演陈耀圻取得电影硕士学位前后拍摄的三部短片,其实验性、现代性及写实美学,在台湾电影史上有划时代的意义。三段1946年的新闻片,亦为那个动荡的大时代留下了珍贵的纪录。国家电影中心的代表除了在各场放映前作简介外,更会出席探讨华语片修复的讲座,与香港的同行及专家交流经验,同时提高本地观众对电影修复的认识和兴趣。

李焯桃
M+香港电影及媒体策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