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快车」的缘起和意义

侯瀚如

「广东快车」源于1992年在英国格拉斯哥的一场偶遇。由此激发了其后二十多年的一系列当代艺术计划,探讨全球化时代下省港澳—珠三角及中国—亚洲的宿命、转变和前途。 (参见珠江三角洲艺术概念图

「广东快车」及相关的一系列计划既是本土文化生态的产物,亦是其未来走向的一个指示。当中涉及到我们的社会和每个个体所面对的共同现实──大一统的意识形态及其政治、社会、文化价值正以全球化和现代化的名义施于各地。为此,艺术界从艺术家、策展人到文化机构需采取何种策略,方能维护生活方式和思想表达的独立自由,以及发展文化多元化的愿景?

珠三角的特殊历史和现实,与「中国」乃至「世界」相互融合、相互区别的动态关系,促成了一系列丰富、极具启发性、复杂矛盾、大胆冒险的实验性社会文化发展案例。而从中起到决定作用的正是来自「草根社会」的创造力量。 「广东快车」及相关计划,则是其在当代艺术领域和公共空间塑造过程中最具开创性的一个案例。

草根、市井、边缘、自治、文化混血、自我组织、非正式城市、诸众,甚至城邦等因素和想像,是珠三角当代文化丰富性和生命力的根本要素,亦是「全球意义」的重要组成元素。

如何透过不同机构和公共舆论持续推动「草根社会」的文化多元性,不仅能体现创造性活动的社会意义,更关乎本地区、中国、亚洲以至全球文化图景的构建。 「现代性」或「当代性」的图景应当是多元共存、相互碰撞和彼此谈判的。自下而上的创造性是「普通人」或「诸众」赖以生存之本。从「广东快车」及其激发的各种可能性中,我们可以找到特殊、广泛、有效的路径来探讨我们的共同未来。

由此,从博尔赫斯书店艺术机构、广东时代美术馆、录映太奇、Para Site艺术空间、亚洲艺术文献库、广东美术馆以至M+ 等不同的机构,它们在上述的现实面前如何选择各自的角色,而这些选择所代表的社会意义为何?

不对称的共生:本土与区域如何共同进化?

陈冠中

区域发展的理想形态不是「融合」,而是「共生」。不同主体的共生才能优化共同进化。但区域的共生是一种不对称的共生,主要是权力的不对称。现时大湾区的主流论述处处囿于单轨思维和单维度的意识形态,明显缺乏对「空间正义」的考量。利益相关者应该多运用「实践智慧」,而不是意识形态化的单维度观念。本演讲最后将提出一个争议性与企图心兼具的具体愿景,看看实践智慧会否对区域共生、共同进化的跨境空间正义增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