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教育兒女英雄傳之智取扯旗山愛的教育二年級之A片看得太多了愛在考試的季節

愛的教育

2019年8月3日(星期六)下午3時
映後談由聯合策劃林奕華以粵語主講

1997|81分鐘|粵語對白,中文字幕
級別:I
本場放映的是唯一可以放映的檔案,由錄影帶模式轉為數碼模式,畫面質素或未如理想,敬請見諒。

同樣是手持一盤雞蛋,從後台走到舞台上,把它放在桌上。為什麼貌美如花的她和中人之姿的她,會帶給觀眾對那盤雞蛋如此不同的想像?眼睛,是否只可用來看想看的東西?所謂的「想」,究竟可以支配一個人的多少理性?而由主觀願望出發的欲求,是不是能令人看見雞蛋便聯想到「愛情」?「愛情」,是一種認知,像一幅畫作,通過透視法,建立與觀者的關係。但當客觀現實大於幻想,是不是會讓所見從立體變成平面,再美的對象都變得不再吸引?如果「愛情」是藝術,是否因為竅門在於如何看?創作於失戀期間,林奕華的這部劇場作品可謂別開生面:當多數人借K歌澆愁,他選擇了問別人,看我和我看自己,差別可以有多大?


兒女英雄傳之智取扯旗山

2019年8月3日(星期六)晚上7時
映後談由聯合策劃林奕華以粵語主講

1997|175分鐘|粵語對白,中文字幕
級別:IIB(青少年及兒童不宜)
本場放映的是唯一可以放映的檔案,由錄影帶模式轉為數碼模式,畫面質素或未如理想,敬請見諒。

1996年,林奕華以《男裝帝女花之香港后妃列傳》在九七回歸前夕的香港吹起「青年劇場」的第一聲號角。翌年《兒女英雄傳之智取扯旗山》踏出更走近觀衆的一步。在香港文化中心劇場內,三小時無中場休息的「玩」與「反」(廣東話與玩同音),是與最影響年青人的流行文化的埋身搏擊,也可能是香港劇場史上最早論述「青年」可以怎樣被徹底消費的寓言於遊戲。英文劇名Bad Girls Meet Material Boys ,開了梅艷芳和Madonna兩位天后各自名曲的玩笑,是對劇中「玩完,跟住玩乜嘢」的氛圍的點題, 感覺很desperate ,但又娛樂性十足,是典型非常林奕華荒誕又真實之作。


愛的教育二年級之A片看得太多了

2019年8月4日(星期日)下午3時
映後談由聯合策劃林奕華以粵語主講

1998|133分鐘|普通話對白,中文字幕
級別:IIA(兒童不宜)
本場放映的是唯一可以放映的檔案,由錄影帶模式轉為數碼模式,畫面質素或未如理想,敬請見諒。

應臺灣小劇場聯盟邀請,林奕華在「不拒絕任何有意參加演出的應徵者」的前提下,創作了這部引爆強烈爭議的《愛的教育》第二集。爭議,倒不是因為劇名中的A片(即港稱「四仔」的色情影片)真的出現在舞台上,卻是由於A片被這部劇場作品重新定義後,它與演員穿多少衣服,有否短兵相接等尺度問題已完全無關,但不代表A片的元素和性質在劇中欠奉:舞台上的演員身穿台北最具名望的中學校服,不斷滿足舞台下觀眾發施號令及其五花八門、不可思議的要求,看似與A片沒有直接聯繫,然而,從濫用權力到絶對服從,肉體操控到加諸精神暴力,所呈現的,就是抑壓過後的宣洩與狂歡。此劇創作於台灣藝人白冰冰女兒白曉燕撕票案半年後,媒體報導泛濫成災。演出尾聲,一個女孩子在迷濛的霧靄中被湮沒,舞台上空留未奏完的《茉莉花》。


愛在考試的季節

2019年8月4日(星期日)晚上7時
映後談由聯合策劃林奕華以粵語主講

2000|191分鐘|粵語對白,中文字幕
級別:III(只核准對年滿18歲的人上映)
本場放映的是唯一可以放映的檔案,由錄影帶模式轉為數碼模式,畫面質素或未如理想,敬請見諒。

千禧年代來臨,香港推行教育改革,強調創意思維,宣揚通識教育。由必須考試的中學生出題目考時任教育統籌委員會主席梁錦松,這是不是創意思維?題目中發自年青人內心的重重疑問又是否成年人該學習的通識教育?作為回應千禧教改的「青年劇場」,一如既往,所有文本均出自參與演出及創作的中學生年青人的手筆。全部「試題」合共逾數百題,一方面反映港式考試壓力對成長的抑壓,同時呈現當抑壓得到釋放,年青人的奇思妙想原來是多麼出人意表,引人入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