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演之間:期待意料之外的風景

在談論藝術時,常有人提出「藝術乃體驗,而非物件」的說法。為了探討這個概念,M+ 策劃了專為行為藝術而設的新平台「M+ 藝活」。「M+ 藝活」系列展覽揭示和剖析藝術家如何在以時間為基準的創作中,以身體為媒介、以動作為語言,與觀者展開饒富意義的溝通,從而為當代藝術設定新的框架。M+ 早於2015年便已舉辦了首個以行為藝術為主題的「M+ 進行:藝活」,在香港多個地點舉行一系列展覽和場域特定的展演。M+以此為起點,着手研究這一蓬勃發展的藝術形式,梳理其歷史脈絡,以對亞洲內的相關論述有所貢獻。我們在M+大樓落成前舉辦「M+ 藝活」系列,是要將行為藝術從邊緣帶入主流視野,為觀眾帶來更多認識和體驗當代藝術實踐的契機。在大樓啟用之後,我們會把這系列的活動帶回博物館,將現場展演融入展廳及其他空間。

半年一度的「M+ 藝活」系列呈獻香港和世界各地引人入勝的行為藝術作品,讓觀者透過稍縱即逝的現場作品展演,當下與藝術家直接連繫。「M+ 藝活」希望邀請公眾見證即時在眼前展現的藝術作品,藉此顛覆大眾對藝術品固有的預期和假設,並將行為藝術從傳統表演藝術中區分出來。本系列不僅能促進亞洲與日俱增的相關學術研究和批判思考,更可激發好奇心,鼓勵公眾以煥然一新的眼光看待身體,視之為一種藝術表達形式,並參與其中。

行為藝術的歷史,可追溯至二十世紀初盛行歐洲的未來主義和達達主義前衛藝術運動,當時藝術家以展演來試驗新意念和手法。行為展演成為衝破藝術創作樊籬的工具,令藝術家得以直接向公眾呈現自己的創作。這些創作以身體為首要素材,彰顯真實的感覺,以回應當時的社會政治境況、將藝術融入日常生活。在五六十年代,在歐洲以外與我們同處亞洲的日本,有「具體派」藝術家的集體「行為事件」,他們將強有力的肢體動作與媒材結合,以極端的姿勢令身體在油彩、泥土或紙張等物料上移動,以此作為藝術表達的方式。六十年代歐美和日本興起「激浪派」運動和「偶發藝術」,多包含觀眾參與,並引入偶然的因素,創造出意想不到的情境。同時,概念性更強的指令創作手法亦相繼出現,觀者會執行指定的行動來共同完成作品。

香港本土的行為藝術史始於七十年代,由離經叛道的蛙王郭(郭孟浩)充滿活力的行為展演和裝置作品開創先河。身為本地行為藝術界的翹楚,郭孟浩按廣東話將「Happenings」譯為「客賓臨」,在過去四十多年一直孜孜不倦地創作,直至今天依然精力充沛、創意澎湃。更激進的身體表達在九十年代初發生於北京市郊的荒村「大山莊」,在1989年之後的文化和經濟改革洪流下,那裏孕育出一個前衛藝術家小群體。這個包括馬六明和張洹在內的「北京東村藝術家」群體,以粗獷、長時的實驗行為展演表達個體的遭遇,質疑集體主義認同的概念。儘管當時的觀眾寥寥可數,但這些一逝不返的行為已被一系列攝影和錄像作品所捕捉,它們不單成為經典之作,還大有助於推動這些影像媒介日後在中國當代藝壇的長足發展。東南亞藝術家出於本能地選擇以行為藝術為途徑,以回應和凸顯他們在各自情境中所面臨迫切的政治、宗教和社會問題。胡丰文乃其中一位先驅,他在九十年代通過介入公共空間表達對印尼社會政治的關注,針砭時弊,更要謀求社會進步。在過去數十年間,另一種行為藝術模式在全球風靡一時,那就是法國策展人Nicolas Bourriaud提出的「關係藝術」,亦即「關係美學」。他依據觀察,提出藝術家不再僅以自己的身體來完成作品,而是創造一個讓眾人能透過共同行動來合力創作的社會環境,藉此建立新的人際關係。這種行為藝術的模式挪用大家熟悉的社會處境,讓藝術走進日常生活。

「M+ 藝活:觀演之間」正是本着這種精神,邀請五位亞洲藝術家一起拉開這個系列的序幕,直接與觀眾互動、共同創作。這些藝術家把觀眾納入創作過程,產生出乎意料、開放、或者令人詫異的結果,觀眾的角色從被動見證變成主動介入。這些注重參與和體驗的情境,打破了觀者與演者、創造與接收之間的界線,更能鼓勵觀眾投入藝術表達,透過參與集體創造藝術意義的過程,放開懷抱,建立社群連繫,由此共建新的社會經驗。

「M+ 藝活:觀演之間」委約了兩位香港藝術家魂游莊偉創作新作品,刻劃這個城市的居民在瞬息萬變的社會中的生活體驗。魂游一向積極參與各類創作和教育活動,她以批判的目光審視本地文化議題,將行為展演化作社會實踐的方法,亦經常以自己的身體介入公共空間,重構公民個體與軟硬權力架構之間的關係。莊偉則詰問個人和集體身分的社會意義。他的行為展演常常安排大量參與者按預先編排的次序行動,藉此質疑現狀及社會規範的主觀性。兩位藝術家為展覽創作了新的作品,審視社會價值觀和秩序。魂游在《一滴兩點 之 西九靚地王(謹向所有和平革命者致敬)》中聚焦本土脈絡,探討歸屬故土的意義。莊偉以《未來演習:警察訓練》剖析全球抗議示威的歷史,以及對抗衝突可如何被視為溫文爾雅的姿態舉止。

同樣致力探討社會問題的還有印尼藝術家Tisna Sanjaya。他深信能以藝術實踐連繫其社區,並創作出多個震撼人心、反觀內省的展演,揭示宗教不公和環境破壞等重大議題。Sanjaya邀請本地觀眾與他攜手創作《九十九張紅氈》,探索傳統儀式的神聖,抒發對寬容社會的渴求。

台灣藝術家林人中則以較親密的方法探討儀式的概念、以及身體與時間在特定的社會空間中的關係。他通過個人展演和集體互動,探問公共和私人的各種相遇。在其《清潔服務》中,連串指定的動作和對話提供了一對一的交流機會。

段英梅以自成一格的創作手法持續探索私密的對話和內省。她是劃時代的「北京東村藝術家」一員,自彼時已決意投身行為藝術。她熱衷於人類行為和社會習俗,經常從個人和集體的行為展演觀察人類的原始本能,如慾望、恐懼和愛。其作品《我香港的好朋友們》猶如情境實驗,帶領觀眾踏上個人的旅途,透過親密接觸,鼓勵人際的連繫和設身處地的視野。

「M+ 藝活:觀演之間」邀請觀眾親身體驗作品,藉着行為藝術即時呈現、饒富意義的姿態,參與不同的藝術表達方式;最為重要的,是把自己視為藝術意義的主體和創造者,可以為作品帶來耳目一新、意想不到的結果。

 

鄧奕婷
M+ 視覺藝術副策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