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安之路

「註解永遠是多餘的存在。無人會在乎本意。」

──《奇異之軌》,2019年

如果說,程然2015年的巨制《奇跡尋蹤》講述了三宗離奇真實事件背後的故事,那麼,他的新作《奇異之軌》對它們的描繪則更是奇幻迷離。程然對文學、歷史、電影和流動影像的興趣,鞭策他不斷在創作上推陳出新,令他對影像製作,尤其是自己作品的製作,提出越發嚴厲的詰問,並視之為形相無定、隱晦曲折和近乎未知的實體。

在《奇異之軌》中,程然用上了《奇跡尋蹤》所拍的連續鏡頭,再在其間穿插着圖表、引文和類似幕後花絮的片段,似是要向觀眾展示自己的創作歷程,恍如一連串毫不相干、迥然相異的軌跡。程然觸覺敏銳,洞悉所謂「紀錄的事件」和人類想像力的脈動之間的多重張力,令觀看本片如鐘擺般擺盪於兩極,時而指涉典故、視覺符號、藝術參照和監視,時而質問我們何以倚賴熟悉的事物。1924年攀登珠穆朗瑪峰的George Mallory、1975年試圖橫越大西洋的Bas Jan Ader、2011年在太平洋航行的中國漁船「魯榮漁2682號」,《奇異之軌》往復來回於這三宗截然不同的離奇失蹤事件的虛構與史實之間,從而帶出創作者與觀眾這兩個重要的面向。要領略體會這部作品,觀眾必須反覆遊走,踏入這三宗離奇事件的虛構空間或玄妙境界,進而登堂入室,直抵藝術家的內心世界,偶爾來到十字路口,徘徊歧路,不得不自行抉擇去向。影片本身反映我們的觀影經驗,是一個創造、修正、反駁、賦予意義的曲折過程。而我們的軌跡就像影片中三位主角的真實之旅,亦如程然的創作過程,充滿決心、驚奇、疑惑、沉靜,偶爾迷惘甚或悵然若失。

邵彥棚為《奇異之軌》創作了浩瀚的音景,邀請觀眾更盡情投入銀幕所呈現的旅程當中。令人如痴如醉的編曲,為三個謎團設下框架,也將三宗事件連接起來。邵彥棚現場演奏出的聲音結構磅礴澎湃,賦予影片更寬廣的詮釋空間,不僅令我們對程然影像的解讀更臻完整,亦令其內涵更形豐富,觸及更廣遠之境。探索的本質在於以虛懷若谷的態度對待詮釋、幻象與未知的領域,這次《奇異之軌》的體驗正是如此。

M+流動影像副策展人
江千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