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復經典 再現眼前

電影早在默片時代,已有「第七藝術」之稱,戰後不久更進入了西方學術的殿堂,與其他藝術形式平起平坐。但在一般大眾心目中,電影仍不過是一種普及媒介,或娛樂工業的一部分。製作人及發行商也大多是生意人,在影片的商業價值隨時間推移變得所餘無幾時,更對好好保存其拷貝掉以輕心。偏偏電影菲林十分容易損壞和變質(如褪色),專業的片庫需要嚴格的溫度及濕度控制,香港炎熱潮濕的氣候當然對此十分不利。

香港電影戰後的產量為兩岸三地之冠,電影資料館卻是最遲成立,但也對挽救和保存瀕臨失傳的影片作出了重大的貢獻。然而受經費所限,近三十年來全球愈來愈重視的電影修復工作,在香港的進展卻相對緩慢。隨着數碼修復技術的進步、修復成本的降低,愈來愈多公司借修復之名再版發行光碟(DVD及Blu-ray)圖利,但其中不少只是把菲林或母帶數碼化,不算嚴格意義上的修復。

台灣的國家電影中心卻充分利用數碼化的潮流,早在六年前已開展「臺灣電影數位修復計畫」,三年前更確定每年修復至少六部影片,包括經典華語劇情片及重要的新聞紀錄片,至今成績斐然。「M+ 放映:修復影像在台灣」精選近年修復的五部長片、三部短片及三段新聞片放映,可見其修復的對象不拘一格。從百年前的默片到大師經典作,從國語片到台語片,從劇情片到紀錄片,六個放映節目展示了電影是何其豐富多元的文化遺產,而修復又對保存和推廣電影文化有舉足輕重的意義。

此次放映同時是光華新聞文化中心主辦的「台灣月」節目之一,《空山靈雨》(1979)修復版的首場放映也是其開幕節目。胡金銓導演的多部經典作如《龍門客棧》和《俠女》近年陸續修復,《空山靈雨》何日修復早已令人望穿秋水,它亦是國家電影中心第一部自主修復的劇情長片。台語片在香港放映的機會少之又少,《丈夫的秘密》(1960)技藝之圓熟使人大開眼界。潘壘雖曾兩度來港效力邵氏,不少佳作至今知者已不多,他早期在台拍的《颱風》(1962)更是難得的珍品,文藝水平遠超其後出現的「健康寫實主義」國語片。

這回放映的兩部默片,更是國家電影中心碩果僅存的珍藏。《戀愛與義務》(1931)是阮玲玉演藝生涯中巔峰時期的傑作,從散佚、出土到人人驚艷的過程,堪稱傳奇。《經過中國》(1916)是1910年代布洛斯基在中國拍攝的紀錄片,有至今為止最早以菲林記錄下來的中國影像。是次特邀台灣電子音樂家黃凱宇來港為兩場放映作現場配樂,當可令人耳目一新。

非劇情片方面,還有台灣導演陳耀圻取得電影碩士學位前後拍攝的三部短片,其實驗性、現代性及寫實美學,在台灣電影史上有劃時代的意義。三段1946年的新聞片,亦為那個動盪的大時代留下了珍貴的紀錄。國家電影中心的代表除了在各場放映前作簡介外,更會出席探討華語片修復的講座,與香港的同行及專家交流經驗,同時提高本地觀眾對電影修復的認識和興趣。

李焯桃
M+香港電影及媒體策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