場次:2月14日(星期日)

Someone Else
Hei:「我們太過習慣劇場的時間限制,要在兩小時內完成故事的起承轉合,這次的《另一個人》(香港篇)不但沒有故事情節,還把劇場時間打碎,變成我們真實的生活時間,當中產生的意義來得更加深刻。」

Someone Else
Boni:「語音導航中提到靜靜觀察這個城市,去認識陌生人,離開自己熟悉的圈子,類似念頭常在我和朋友的心裡閃過。但在進行第二部份時,我跟著指示,好像漫無目的,很孤獨,其實是與陌生人在同一時空中進行同一件事。耳筒裡傳來的是虛擬的鬧市聲音,那是比利時首都布魯塞爾劇院外的聲音,而我的肉身則在香港海港城四樓的天台看著ICC。 看著螢幕上的句子,覺得無論它呈現的是什麼,我卻有種被人示愛的體驗。」

場次:3月13日(星期日)

Someone Else
Kit:「(作品)提到有關恐怖分子、有關回教那些事情,可能正是無知及誤解把我們區分了,不去接觸某一些人;好像路過中環,可能見到一個西裝上班族,我覺得和他完全沒有關係,所以不去接觸,但我現在也會嘗試。因為好像這種藝術可以擴散這個概念(促進人際交流),令到這個地方出現改變,由今日下午在西九開始,大家都會增加溝通。」

Someone Else
Lamlam:「我覺得現在很多人都像剛才(作品)那樣,在街上不斷行,但是可能過程之中,他們的腦袋並無任何思考,於是對於四周環境,就會錯過很多…例如我在中環上班,有座銀行正在興建,日常經過時我們都不曾留意,直至轉工去了其他地方,有次我再經過,才會驚覺:『嘩!原來已經落成,之前還是一堆磚頭、一片空地。』,即是日常見到一些事物快速出現,可能只是因為從沒留意而已。」

Someone Else
Phoebe:「(作品)令到每個人都更開放、更包容,重新擁有如『細路仔』般探索世界的好奇心。相比其他劇場體驗,今次有機會和陌生人接觸,感覺神奇,並且同時牽涉多重感官,包括視覺、聽覺、觸覺等等;參與作品之後,我會想嘗試再約會幾位很久沒見的大學朋友出來吃飯,之前覺得彼此之間已經漸行漸遠,相聚時亦已沒有太多話題,但是現在我會認為,不去了解又怎可斷言呢?可能我們的軌跡依然會有交織。」

場次:3月27日(星期日)

Someone Else
Grace:「今次並非做個演出要你去『看』,而是提供素材讓你去『想』,不可以與日常其他舞台節目直接比較,其中最深體會的是,(節目)要你自己先有一個想法,然後再看你是否有膽色去做,作品本身講的,就是去找一個陌生人來接觸;當藝術家分享其個人故事時,我的腦海也出現了一些人物,令我感到好奇,我會否真正踏出一步嘗試?這一刻仍然不太肯定,但我覺得也有機會。」

Someone Else
Jacqueline:「作品勾起了我們對人與人溝通的聯想,我們何時會與陌生人開接接觸?可能都要視乎環境這個因素。有時身處舊區,例如我在西環上班,吃飯期間旁邊婆婆可能就會主動搭訕,但你試試想像,當你來到鬧市商場,如果繼續和人搭訕,就會讓人感覺較『騎呢』,相反當你身處一間舊區茶餐廳,大家都已習以為常,但是這種空間,在香港已經愈來愈少。」

Someone Else
馮小姐:「作品要求參加者尋找一個陌生人互相對望,我會發現,我自己真的不怕望著他人,但是我會見到對方很驚恐很緊張,這讓我覺得很有趣,因為那種緊張就是一望到你就會迴避眼神,這種經歷相當特別,正正因為並非日常常見,若非刻意安排,這種交往根本不會出現,我覺得藝術家是想作出提醒,讓我們思索一下,如何可以進一步開拓一下自己,這是非常好的。」

Someone Else
阿姿:「參與今次作品,令我更想留意身邊發生的事,除了自己之外,身邊人其實又發生了甚麼事情?人與人之間的接觸又是如何?例如從前小時候在家中,可能你對鄰居非常熟悉,但是到了今日,可能誰人住在隔壁,你都不會知道,更加不要說向鄰居借東西,凡此種種都很值得我們留意思考。」

Someone Else
TIGA:「作品的訊息很特別,要你嘗試突破自己生活框框,去找一些陌生人作溝通,這種事情在我們的城市真的比較罕見,好像日常外出,要向一個陌生人說聲『你好』、『可不可以要你的電話號碼』,或者『我們試試做個朋友』,別人就會覺得你很奇怪,但是今次作品完全帶出了另一個訊息,鼓勵我們可以多作嘗試。」

Someone Else
王小姐:「作品讓陌生的參加者相互動,一面聽著錄音指示、一面處理不同任務,初時都會有些尷尬,之後慢慢覺得,當人人都與你一樣,情況似乎又變得較為可以接受;同時想到香港社會平日節奏十分急速,在繁忙的城市,我們和街上的陌生人,基本上見過一面之後,就永遠不會再遇上,這個作品展示了有別於一般香港的其他可能。」

劉先生:「平日面對面見到其他人,就算大家無事可做,都未必有機會去聊天,相反這個作品打破了這個常態,例如剛才有段錄音,都叫我們反思一下,會否再有機會可以將這種互動帶到劇場之外,雖然我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到,不過現在我不會排除這個可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