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穎琪,Backstage Live

成長,在任何年代或時空,都是讓人疑惑的、興奮的、懊惱的、輕狂的。成長在不同時代香港的我們,身上揹著不同重量或形狀的包袱,碰見過讓我們著迷或困惑的種種。時間過了,我們容易不知不覺地忘記什麼曾經讓我們嚐過喜怒哀樂,但音樂與影像,跟食物的味道一樣,能挑起我們的記憶。而今天的我們,就是記憶與經歷加起來的總和。

在瞬息萬變的世代裏,我們口邊都掛著「活在當下」和「改變未來」。但「當下」是什麼?「未來」又是什麼?自願或不自願,我們的現在與未來,都是被過去牽引著的。我們總不能丟低過去,就以為可以好好活在當下,或者在真空裡創出未來。一切一切,都是一脈相承,都是互相緊扣。時代,就是無數的點連成的時間軸。

香港主流音樂從七十年代隨著經濟起飛而發展,今天我們接觸到的音樂可說是從那時候逐漸演變至今,但影響音樂文化的背景與元素在上一代早已烙印。到今天,我們仍不時聽到前輩懷緬著「舊時」的音樂,我仍不時聽到別人批評「現在的歌不夠以前的好聽」,這些單調單向的評語,恕未能認同,卻值得思考。我們想上一代認同新生代的思想與生活,我們同時也可以追溯把這些年代連起來的脈絡。當我們找到共鳴點之時,也就是把不同年代、不同觀點、不同距離拉近的窗口。

十月份的「自由約」為大家呈獻兩位生於 50 年代且影響深遠的傳奇音樂人物故事,以電影呈現約翰連儂 (John Lennon) 的少年成長,與及關於巴布馬利 (Bob Marley)生平的紀錄片,作為放映當天的軸心,以電影主角的音樂、文化與時代背景為引子,把相關的音樂種類或元素透過穿梭整天的表演連起來,並由本地樂隊、歌手及樂手解讀與演繹,希望把當下生活感覺的前因後果透過復刻的主題展演給觀眾。同時,這兩位音樂傳奇,在他們各自的光輝卻短暫的生命時空裏,亦擁有宣揚大愛與和平的共通點。透過重新解讀與演繹影響過他們以及受他們的作品與思想影響過的音樂,嘗試把年代與年代拉近,把人性分歧的膚色、種族、語言、性別、性取向等拉近。

首天節目的音樂類型圍繞著 John Lennon 而發展,包括英倫風格的源起與脈絡,從五十年代的Rockabilly逐漸演化到不同形式的搖滾,從 Elvis 到 The Quarry Men 到 The Beatles 到許冠傑,從藍調、民謠、樂與怒、龐克、另類搖滾、迷幻電子到流行,互相牽引,互相牽連。而電影《Nowhere Boy》所描述連儂的少年歲月,也是我們曾經或正在經歷青春所附帶的迷失、激情和衝擊,成長就是必須經過這些,而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無論身處什麼時代。

第二天節目則以 Bob Marley 的大愛與和平精神作靈感,透過不同音樂單位跨越配搭為特色,傳達擁抱世界和大不同的訊息,探索「不可能」與「可能性」,發掘「差異」與「同化」之間的平衡,也值此向實踐音樂無國界理念的「雷鬼之父」致敬。

有關Backstage Live
Backstage Live 於 2007 年成立,八年來結集知名與新晉本地及國際歌手、樂隊及樂手,成為香港地標式的優質小型音樂展演場館,更把支持音樂的精神延伸至其他藝術及文化形式,例如電影、舞蹈、 劇場、脫口秀等。Backstage Live 的實體音樂餐廳於 2015 年 8 月尾與大家暫別,但將以其他型態於地點與不同夥伴為觀眾帶來更具創意的音樂文化活動,繼續以推動本地音樂文化為目標。音樂人馮穎琪為 Backstage Live 創辦人之一,熱心推動各樣本地音樂創作文化,並擔任十月份「自由約」項目夥伴的節目總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