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or Roche   聯合策劃 (Fieldwork Productions)

《拾‧年》是一個現場音樂及電影計劃,旨在探索不同範疇之間的分界線──在線與非在線、現場與錄影、線性與非線性構成、互動與被動體驗。網上互動裝置及現場表演是計劃的主要組件。

《拾‧年》有十段影片,每一段呈現過去百年香港的每一個十年。影片由香港電影資料館策劃挑選,並譜以許敖山以及十位本地音樂人創作的樂曲。

影片包括二十世紀初愛迪生攝影隊伍遠訪香港時拍攝的菲林片段、日軍佔領香港以及一九九七年香港回歸等片段。《拾‧年》是一個旅程,穿越香港歷史,描述這個城市的鄉土與都市面貌不斷進化的本性。

每組原創音樂組合起來可成為一首獨立非線性的樂曲。這首樂曲同時融合傳統中國和當代樂器演奏,創造獨一無二的合奏和聲效。

《拾‧年》的現場表演紀錄了各組原創音樂,並於表演場地以外的──互聯網─虛擬世界中接觸觀眾,觀眾可於線上自由編排影像和樂曲。


傅慧儀   聯合策劃 (香港電影資料館節目策劃)

因應其政治歷史,香港一直被冠以「借來的時間」裡一個「借來的地方」的稱謂。一九九七回歸後,這個副題演變成「續借五十年的地方」。這小島的命運看似荒誕,但卻令其於國際地圖上更為注目;儘管當時香港前途未卜命運懸而未決,城裡大眾仍一直奮鬥打拼,活得繁華。

 這股拼勁固然舉世無雙,而眾人求存的能耐亦強大得令人詫異。

 在過去一世紀,影像這一強大的媒體把這種拼勁能耐紀錄下來,《拾‧年》透過電影及錄像領會這股能量,為過去的光影片段重新注入活力,繼而啟發這國際大都會的更多詮釋,為新一代帶來新思維、新希望,延續這股拼勁和求存能耐。

 《拾‧年》是一個創意數碼計劃,是結合新音樂和十個不同流動影像組件成就的藝術實驗;十段影像章節都來自香港這個我們稱之為家並一直鍾愛的城市的歷史影像,這些影像彌足珍貴,而我們邀約的音樂創作人將配以創意樂章。這十段影音的組合將於網上平台上發佈,供來自世界各地的觀眾以互動方式欣賞及參與。

 作為負責挑選以及製作影片的策劃,我們特別用心搜尋每一個拾年中最具代表性的影像,影像的挑選不單為城市風貌和景觀,更重要的是它們反映了某時某地的整體情感、集體回憶。同時我們亦大膽地把紀錄片和劇情電影片段作互動剪接,那些電影片段再現了過去香港一百一十年(一八九八至二零一零)的電影歷史。我們希望透過創意的製作,啟發重新詮釋香港電影文化以及歷史的新脈絡。

 

許敖山   音樂總監

德國作曲家華格納在十九世紀提出「整體藝術」 (Gesamtkunstwerk) 的概念,主張打破藝術領域間的界線,結合視覺藝術、音樂、舞蹈、歌曲、詩 、編劇及表演,造出嶄新的視聽經驗。此舉不單為現代歌劇發展帶來深遠影響,亦是實踐跨界藝術創作的創舉。

香港是一個多元文化社會,hybrid﹝ 混合﹞是我們獨特的文化特色。「一國兩制」本身就是一個跨越文化與制度的實驗;而跨越也是對界別本身的辨証與挑戰。「跨越」可使我們互相學習、交流、撞擊, 探索新視野及更廣闊發展空間。

《拾‧年》是跨界別的交流平台。參與創作的十位音樂家來自多元化的領域和背景。當中包括中國與西洋丶獨立地下與流行丶傳統古典與實驗偏鋒丶學院與自學丶電子與原音丶數碼與模擬。十位音樂家分別為十段影像創作一首樂器獨奏配樂,而十段音樂與影像的結合就是《拾‧年》的基本組件。觀眾可以在《拾‧年》的互動網頁平台自由組合不同組件以製成獨一無二的全新版本,與虛擬十人樂團一起創作演奏。而我,扮演的角色也像 online ﹝在線﹞參與者一樣,透過設計丶排列和組合這十個單元的結構,我將會與十位音樂家於年底舉行的「自由野」集體創作現場演奏版本。演出中的音樂與投射影像及戶外空間彼此互動,帶來的是跨越媒體丶界別丶時代與空間的視聽賞析經驗。

音樂提供了另一種方式看影像,相對上影像亦提供了另一種方式聽音樂。影像與音樂互動產生了極具意義的跨越空間,啟發我們打破領域間的界線, 挑戰並豐富兩種不同媒體的美學與文法。跨界的交流帶來不一樣的視野,我相信十位參與的音樂家對昔日的香港影像都擁有各自個人的記憶與感受。當這些記憶轉化成藝術,就有機會成為別人的經驗,聲音影像的互動也可以成我們共同共通的回憶。在一眾《拾‧年》音樂家討論甚麼是自我的聲音甚麼是共同的語言的一刻,就是這次多元化的跨界撞擊,創意交流的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