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
二十世紀中期的日本

日本在二次大戰戰敗後,卸下了帝國的野心,通過了《和平憲法》。其後展開大規模的重建工作,工業的重心亦從軍事生產轉移到消費品方面。

日本早已在戰前銳意將設計提升到國策層面,引進國外專業知識,提高本土產品在國際市場的競爭力。這些交流合作帶來了互惠的效應,如一九四零年代初法國設計師Charlotte Perriand 的日本之行,對日本設計及她的設計風格均影響深遠。

戰後經濟復甦,日本設計則進入了高速發展期。柳宗理、劍持勇等設計師與如天童木工等製造商合作,結合傳統手工藝和夾板的工業化生產技術,為中產家居帶來許多創新的設計。日本知名工業品牌東芝和樂聲(現稱Panasonic)因應本土和海外生活方式的轉變,推出新的消費產品;而平面設計師龜倉雄策以簡潔有力的風格,為一九六四年東京奧運會和一九七零年大阪世博會設計的作品,標誌着日本戰後的崛起。



國家建設:
獨立後的印度

一九五二年,印度首任總理賈瓦哈拉爾‧尼赫(Jawaharlal Nehru) 在旁遮普邦未來的首府昌迪 加爾的土地上宣布:「讓這裏成為一個新城市…… 脫離傳統的束縛,表達對國家未來的信念。」

這是一個由零開始的城市:一九四七年的印巴分治後,旁遮普邦部分土地被劃入巴基斯坦的版圖,而仍歸印度統治的部分則須另覓首府,從而促成了昌迪加爾的建立。

尼赫魯最終委任瑞士裔法國建築師勒‧柯比 (Le Corbusier) 以「國際風格」規劃昌迪加爾,實現他對脫離英國殖民統治的新印度未來願景。柯比意高度理性化而具雕塑感的建築語言,多以混凝土展現,並因應當地的氣候作出了相應的調整。

柯比意負責昌迪加爾的總體規劃和主要建築物的設計,他的堂弟Pierre Jeanneret 則從旁協助,與當地的工匠合作,設計出許多別具現代化風格的城市家具。而在位於阿美達巴德的紡織工會大樓項目, 則由門生Balkrishna Vithaldas Doshi 擔任副手, 負責創作了其中大部分的家具。



集體化:
毛澤東時代的中國

自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設計服膺於毛澤東領導下共產黨的馬克思社會主義。儘管設計以往是作為商業營銷的策略,但現在已搖身變成國家機器的一部分,消滅資本主義、推廣集體化和控制生產手段。

政府在官方宣傳中將生產改造為衡量愛國主義和國家實力的指標,同時大力重組生產結構,走向統一化和集中化模式。這種改變帶來更廣的標準化,承諾更有效地為人民提供生活所需,並有助消除階級差異;各類物件亦順應時勢,變得極度政治化。

然而,生產既非僵化單一,也非墨守陳規,而中國亦不是一個固步自封的國家。在相對開放的五十年代,很多產品設計仍帶有民國遺風或受蘇聯、東方集團等地的影響。後來,設計肩負起時代的使命,先後經歷大躍進的工業化狂潮(一九五八至一九六一年)、文革的狂熱年代(一九六六至一九七六年),最終在毛澤東於一九七六年去世後,見証消費主義在官方允許下再度興起,中國進入改革開放的年代。



出口貿易與靈活創新:
香港製造業的黃金

上世紀五十至八十年代為香港製造業的黃金期。 二戰後世界經濟復甦,多項有利的貿易政策助力 之下,加上一九四九年起中共執政後,內地移民 帶著資金和技術進入香港,促進了製造業的發展, 令香港迅即成為全球消費品的主要生產中心和出 口地之一。

英殖政府管治下的工廠和小型工場在高峰期生產大量紡織品、成衣、塑膠花、玩具、家居用品和電子產品。雖然大部分產品都是按海外訂單的要求製造,但是香港的廠家亦有研發塑膠和革新藤器等傳統物料,設計出迎合本地消費者需求兼價廉物美的新產品,並開拓海外新興及成熟市場。

這些產品行銷世界各地,透過如每年工展會等各式宣傳活動向外推廣。隨著製造業的蓬勃發展,設計專業亦應運而生,石漢瑞的設計及品牌顧問公司Graphic Communication(圖語設計有限公司)和鍾培正的恒美商業設計公司正是當中的佼佼者。



「化魅力為功能」:
回顧後現代主義

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國際設計界掀起一股反「優良設計」的浪潮,衝擊二十世紀中期主宰現代主義的「形式與功能」設計理念,即為今日所謂的「後現代設計」運動。以意大利設計師Ettore Sottsass 為首、在米蘭創立的孟菲斯設計集團便是這場運動的最佳代表。後現代主義以標新立異的造形、鮮艷浮誇的色彩和歷史圖案的拼貼,肆意反諷當時社會推崇的「好品味」。這些設計表面看似荒誕不經,有人視若珍寶,亦有人視如敝屣,但影響卻極之深遠。

然而,從日本後現代主義倡導者的作品,我們卻看到不同的詮釋。倉俁史朗、梅田正德(二人皆為孟菲斯集團的成員)和內田繁的創作不僅充滿玩味, 還帶有詩意和故事性。他們以富有魅力的設計將瞬間性、儀式化和萬物有靈等觀念具體呈現出來。往前回溯,Sottsass 於六十年代的設計明顯受到早期印度之旅的影響,反映他對靈性的嚮往。由此可見,後現代主義還有另一條發展軌跡,即倉俁史朗所謂「魅力也應被視為功能」。



設計組群

此部分展示的作品以近期的設計實踐為主,提供多種了解設計及「物件」組合的方式,同時邀請參觀者自行解讀作品,與之建立連繫。

展區當中的主題包括對工藝的重新審視、現成物的挪用再生、數碼化設計和生產工序、圖文互動關係的重塑、設計在權力關係中的角色,以及不斷演進的複製概念。


點擊查看及下載「形流意動:M+設計藏品」展覽地圖。

相關M+ 資源:

《設計可以_》圖冊簡單介紹了「形流意動:M+ 設計藏品」展覽的其中九件展品,透過物件展示設計的無限可能。另外,藉着書中的各種提問,本圖冊帶領讀者展開與設計相關的思考和討論。

點擊查看及下載《設計可以_》圖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