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九文化區M+今天宣布,獲長久以來支持M+工作的重要香港收藏家仇浩然捐贈重要藝術作品。是次捐贈共十七件作品,分別由十三位重要的亞洲藝術家及藝術組合於1990年代至2010年代創作,這次捐贈將令M+藏品系列中的亞洲當代藝術作品更形充實。

是次捐贈藏品包括出自七位日本頂尖藝術家及一個藝術組合的作品:會田誠(生於1965年)、Chim↑Pom(於2005年成立)、鴻池朋子(生於1960年)、小谷元彥(生於1972年)、保朋子(生於1981年)、高嶺格(生於1968年)、照屋勇賢(生於1973年),以及矢延憲司(生於1965年)。是次捐贈亦包括五件來自多國的國際知名藝術家的作品,分別為蒙天・汶馬(生於泰國,1953至2000年)、李昢(1964年生於南韓)、梁遠葦(1977年生於陝西)、劉韡(1972年生於北京),以及王浩然(1980年生於美國)。是次捐贈中出自日本藝術家的作品提供了寶貴的基礎,有助M+形成完整全面的架構去探索日本當代藝術;而來自泰國、中國、南韓及美國藝術家的作品,則進一步令M+豐富的視覺藝術藏品更趨多元化。

仇浩然是香港戰後時期古董收藏家仇焱之(1910至1980年)的孫兒,自幼受祖父薰陶,年少時已開始收藏藝術品。他建立了豐富的亞洲當代藝術收藏,並專注支持與亞洲藝術及教育相關的慈善活動、博物館展覽,以及促進亞洲與世界其他地區之間文化交流的工作坊。仇浩然長期鼎力支持M+,自2016年起,他一共捐贈了二十五件作品,包括是次於2019至2020年間所捐贈的十七件作品。他現為M+視覺藝術國際委員會的主席。

聚焦當代日本藝術家

是次捐贈當中包括兩件出自會田誠的作品,會田誠是日本藝術界享負盛名的人物,其作品極富挑釁性。他的《太空屎》(1998)是一幅技藝高超的大型畫作,描繪了一大條褐色排泄物,飄浮在佈滿彩色細點的黑色背景中,恍如是在外太空。第二件作品《藝術與哲學#1:判斷力批判的批判》是一件與房間大小相若的裝置藝術,當中包括五百多張畫作,是會田誠在康德的著作《判斷力批判》的書頁上繪成。

Chim↑Pom創作的互動式作品《性慾電力轉換裝置「EROKITEL」實用機「KIBOU」》(2011)是一部自行組裝的機械裝置,其設計是將男性的性慾轉化為電力來源。Chim↑Pom以這種看似一本正經卻又顛覆性的發電方法,代替日本所依賴的核能發電,以其別樹一幟的詼諧幽默,回應福島第一核電站事故為日本帶來的創傷。

鴻池朋子創作的《mimio──漂流記》(2005)是一個錄像裝置,作品為投射在一本巨大而空白的書冊上的流動影像。這部手繪動畫的內容圍繞一個虛構人物在古老森林中的旅程,結構參照童話的敘述方式,結合開放式的說故事手法,表達了藝術家對神話創作的着迷。

日本藝術家小谷元彥的三件作品亦包括在是次捐贈藏品內。《SP extra:畸形腦面集 半骸幽女 雙生兒》(2007)由兩個日本能劇面具組成,面具上令人觀之難以忘懷的畸形面容,呈現如錢幣般一體兩面的美與醜,以淒美的方式陳述大自然的二元性及不協調性。《空:九頭蛇首》(2009)及《空:辮子》(2009)皆為雕塑作品,以看似毫無重量、如絲帶般的纖維強化塑膠為素材製作。從這兩件作品可見小谷元彥一直以來着力探索重力、身體經驗,以及無形力量的可見性。

《天根》(2006)是保朋子採用輕盈合成紙創作的大型三聯幅作品。作品垂直懸掛,形成寬四米、如波濤和流水般流瀉而下的動態構圖,揭示藝術家對自然事物細緻入微的觀察,以及她對生命能量及意義的思索。

高嶺格創作的《水位與體內音》(2004)是一個將影像投射於透明水槽的藝術裝置。影片中可見一名年輕女子在水中裸泳,畫面如夢如幻境般,配以詭異的燈光及不斷變更的拍攝角度,讓觀賞者頓失方向。

照屋勇賢作品《黎明系列──刀組》(2008)中,一套日式廚刀彷彿被隨意插進牆身,每個刀柄上均垂附着一個脆弱的昆蟲蛹殼。藝術家藉着結合精巧易碎的蛹殼與現代物件,指出自然產物與人造物料之間的差異,將動物的生命周期與人類的暴力及死亡並列對照。

矢延憲司的《Torayan火車頭》(2005)是令人一看難忘的雕塑,外形像是蒸汽火車與水底交通工具的混合體。作品為其《孩子的城市》項目而設計,這個縮小版的火車頭表達了藝術家對於復古未來主義美學的興趣,還可見他渴望創造一些機器,協助人類在經歷原子災難後的世界中生存。

來自亞洲其他地區及亞洲以外的作品

蒙天・汶馬是泰國二十世紀備受尊崇的藝術家,也屬於最早一批在國際上廣獲讚賞的泰國藝術家。他的作品對於泰國從傳統信仰體系及農業社會過渡至現代工業化經濟體的轉變,流露出一股愁緒。他的畫作《清邁的寺廟》(1993)描繪各種各樣的器皿,而這也是他作品中常用的題材。蒙天・汶馬是虔誠的佛教徒,對他而言,器皿象徵無常與虛空,亦代表死亡與永恆的概念。

《無題(無限分割)》(2008)屬於李昢創作的《無限》系列。作品由預製板、鏡子及LED燈構成,創造出無盡空間般的錯覺,令人看得入迷。作品展示現實與觀賞者所感知的無盡空間之間的衝突,從中可見藝術家對建築模型及未來主義的興趣。

梁遠葦創作的《早春圖之一桌四凳》(2010)與其一貫的畫作風格大相徑庭。藝術家在一組摺疊桌及摺疊椅上繪畫,並以精心設計的空間布局擺放它們,藉此重現中國傳統山水畫中扁平的視角。

劉韡創作的《無題》(2012)以在城市拆遷及擴建過程中被丟棄的現成物為素材。作品中採用了圖騰似的結構,將鋼鼓、碗及漏斗堆疊在一起,並以金屬支架和燈管固定,批判當代中國的資本主義及消費主義。

王浩然創作的裝置藝術《我愛你,但不能和你在一起:四幕劇》(2015)由小型金魚缸、人工植物及預製的層壓木架所組成,糅合動物的特異行為與香港本土美學元素,是王浩然出於對這方面的興趣而創作的早期作品。

仇浩然說明這次向M+捐贈藏品的原由:「我認為對一所博物館持續提供支持,並對其專業團隊予以信任極為重要。我向來的目標是支持並鼓勵亞洲藝術家對全球當代藝術整體發展作出重要貢獻。M+扎根於亞洲,放眼國際,具有超越國家及地域限制的優勢,可以展開研究、展覽並鼓勵推廣亞洲藝術家的重要工作。我多年來一直支持M+,當中經驗令我捐贈這批藏品的信念更加堅定。」

M+視覺藝術主策展人姚嘉善論述仇浩然的收藏理念:「仇浩然的視野獨特,知識豐富,對亞洲藝術深有洞見。他持續與創作其藏品的藝術家對話交流,更為這些藝術品增添一層寶貴意義。這次捐贈的作品展現了1990年代和2000年代在日本及整個亞洲發生的重要藝術浪潮和運動,有助我們更深徹了解藝術家如何回應各自所處的社會和政治語境。」

M+副總監及總策展人鄭道鍊闡述仇浩然的捐贈對M+的重要性:「M+的跨國當代亞洲藝術收藏堪稱最具代表性及最大膽創新,而這些新增的藝術品將M+這一地位更形加強。此次捐贈也大有助於我們創造更多獨出心裁和發人深思的敘事,探討當代藝術如何為亞洲的視覺文化作出重要貢獻,而亞洲視覺文化現已在全球引起共鳴。仇浩然對M+的持續支持及信任讓我們感到非常鼓舞。」

M+博物館館長華安雅強調仇浩然及其他私人收藏家的捐贈對M+的重要性「我們非常榮幸持續獲得仇浩然的慷慨捐贈。他是經驗豐富且非常熱心的香港收藏家,一直大力支持藝術。私人收藏家的捐贈令M+藏品系列更為豐富多樣,並涵蓋更廣大的地域。仇浩然持續向我們捐贈,彰顯M+在國際藝壇上的獨特位置,並肯定了M+作為亞洲首間國際級當代視覺文化博物館的地位。」

垂注

網站
http://www.mplus.org.hk/

關於M+
M+是嶄新的博物館,致力於收藏、展示與詮釋二十及二十一世紀的視覺藝術、設計及建築、流動影像,以及香港視覺文化。位於香港西九文化區的M+正在興建,建成後其規模可媲美世界知名的現當代視覺文化博物館,矢志於躋身世界頂尖文化機構之列。我們冀以香港中西薈萃的歷史特色為基礎,從身處的斯時此地出發,為二十一世紀亞洲創立一座別樹一幟的新型博物館。

關於西九文化區
西九文化區是全球規模最大的文化項目之一,願景是為香港在濱臨維多利亞港、佔地40公頃的填海土地上,創造一個多姿多彩的新文化地帶。文化區內設有製作及舉辦世界級展覽、表演節目和文化藝術活動的各類劇場、演出空間和博物館;並將提供23公頃的公共空間,包括長達兩公里的海濱長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