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快車」的緣起和意義

侯瀚如

「廣東快車」源於1992年在英國格拉斯哥的一場偶遇。由此激發了其後二十多年的一系列當代藝術計劃,探討全球化時代下省港澳—珠三角及中國—亞洲的宿命、轉變和前途。(參見珠江三角洲藝術概念圖

「廣東快車」及相關的一系列計劃既是本土文化生態的產物,亦是其未來走向的一個指示。當中涉及到我們的社會和每個個體所面對的共同現實──大一統的意識形態及其政治、社會、文化價值正以全球化和現代化的名義施於各地。為此,藝術界從藝術家、策展人到文化機構需採取何種策略,方能維護生活方式和思想表達的獨立自由,以及發展文化多元化的願景?

珠三角的特殊歷史和現實,與「中國」乃至「世界」相互融合、相互區別的動態關係,促成了一系列豐富、極具啟發性、複雜矛盾、大膽冒險的實驗性社會文化發展案例。而從中起到決定作用的正是來自「草根社會」的創造力量。「廣東快車」及相關計劃,則是其在當代藝術領域和公共空間塑造過程中最具開創性的一個案例。

草根、市井、邊緣、自治、文化混血、自我組織、非正式城市、諸眾,甚至城邦等因素和想像,是珠三角當代文化豐富性和生命力的根本要素,亦是「全球意義」的重要組成元素。

如何透過不同機構和公共輿論持續推動「草根社會」的文化多元性,不僅能體現創造性活動的社會意義,更關乎本地區、中國、亞洲以至全球文化圖景的構建。「現代性」或「當代性」的圖景應當是多元共存、相互碰撞和彼此談判的。自下而上的創造性是「普通人」或「諸眾」賴以生存之本。從「廣東快車」及其激發的各種可能性中,我們可以找到特殊、廣泛、有效的路徑來探討我們的共同未來。

由此,從博爾赫斯書店藝術機構、廣東時代美術館、錄映太奇、Para Site藝術空間、亞洲藝術文獻庫、廣東美術館以至M+ 等不同的機構,它們在上述的現實面前如何選擇各自的角色,而這些選擇所代表的社會意義為何?

不對稱的共生:本土與區域如何共同進化?

陳冠中

區域發展的理想形態不是「融合」,而是「共生」。不同主體的共生才能優化共同進化。但區域的共生是一種不對稱的共生,主要是權力的不對稱。現時大灣區的主流論述處處囿於單軌思維和單維度的意識形態,明顯缺乏對「空間正義」的考量。利益相關者應該多運用「實踐智慧」,而不是意識形態化的單維度觀念。本演講最後將提出一個爭議性與企圖心兼具的具體願景,看看實踐智慧會否對區域共生、共同進化的跨境空間正義增量。